给自己的书房“书斋”起个好名

时间: 2016-06-01 19:28     来源:周易占卜

    自古,书斋有书房、书屋、庵、堂、观、居、轩、馆等别称,而书斋的名字更是丰富多彩,或言志,或自勉,或寄情……很多读书人对待书斋如同自己刚出世的孩子,总要赋予它一个满含寓意的名字,而其中很多书斋名的背后都蕴含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。

    陋室: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居室兼书房名。诗人曾专门写下了篇脍炙人口的《陋室铭》,以描绘自己书斋的简陋,把自己的“陋室”与三国时诸葛亮的“茅庐”以及西汉文学家杨雄的“玄亭”相提并论,表现了高洁的品行和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。 

    老学庵: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晚年的书斋名。取“师旷老而学犹秉烛夜行”之语铭斋,立志要活到老、学到老,生命不息、学习不止。 

    苦斋 :明朝文学家章溢隐居在龙泉县一间陋室里进行学习和创作,他以苦为乐,发奋用功,写出不少著名的诗文。他曾说:“人知乐之为乐,而不知苦之为乐。”刘基为这种精神所感动,写了《苦斋记》一文,把章溢的书斋取名为苦斋。 

    七焚斋: 又名“七录斋”。明朝文学家张溥自幼勤奋好学,他读书,一定要亲手抄写,抄写完毕后,朗读一遍即烧掉,接着再抄,再读,再烧,如此反反复复达六七次之多。天长日久,他的右手握笔处长出了老茧。为了勉励自己,他就把自己读书的屋子取名为“七焚斋”。 

    瓶水斋:清朝诗人舒位一生涉猎极广,知识渊博,文思敏捷,写诗挥洒自如。他把自己的创作成果比作从汪洋大海中汲取出的一瓶水,所以命名自己的书斋为“瓶水斋”。 

    何妨一下楼:学者闻一多的书房名,之所以如此命名,是他的同事和学生看他潜心研究《楚辞》《诗经》,常常旬日不下一次楼,师生既怀敬佩之心,又关心闻一多的身体,所以劝他“何妨一下楼”。   

    待漏斋:著名小说家张恨水在抗战时期住在重庆市郊南的一间茅屋里,这间茅屋的屋顶上铺的是茅草,大雨一来屋内水流如注。时间一久,茅屋哪里漏水,张恨水便心中有数,于是每逢阴雨,他和家人便将盆盆罐罐各就各位,为此他诙谐地为这间茅屋取名“待漏斋”,颇有自嘲之意。

    龙虫并雕斋:著名语言学家王力教授著作甚丰,有浩瀚的专著、有精美的小品,拿他自己的话来说:“古人有所谓雕龙、雕虫的说法,在这里,雕龙指专门所著,雕虫指一般的小文章、小意思。”龙虫并雕,两样都干。故将自己的书斋取名“龙虫并雕斋”。 

    静虚村:这是作家贾平凹的居室名。他说:“我刚从山里搬到西安时,住城北新村,地方虽小,却很安静,我就取名‘静虚村’。静是心静,虚是心宽,包容大”。 

    如今,品味这些文人的书斋名,无论是意境深邃、高雅,还是诙谐、自嘲,均是文人心灵真情的流露,细细想来,令人玩味不已。

栏目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