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微草堂笔记述说《女鬼挡车》和《鬼惭》的情节

时间: 2017-10-09 19:47     来源:
  夜读纪晓岚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其中《女鬼挡车》和《鬼惭》,所述人物对待鬼的不同心态,导致自己的不同遭遇和人生命运。

  《女鬼挡车》讲的是纪晓岚家奴的儿子刘四,壬辰年的夏天请假回家探亲,刘四自己驾着牛车,车上载着媳妇。离家四十里的时候,将近半夜,牛突然止步不前。刘媳妇在车中惊呼:“有一个鬼,头像瓮一般大,就在牛前。”刘四一看,有个身材矮小的黑衣妇人,头上戴一个破鸡笼,一边跳舞,一边招呼:“来!来!”刘四害怕,吓得颤抖,调转车头原路返还,黑衣妇人又转过来牛前招呼:“来!来!”刘四六神无主,又回车,这样调头几次三番,一直在原地折腾到鸡鸣。黑衣妇人忽然停跳站立,笑说:“夜间凉爽没事做,和你们夫妇开个玩笑借此消遣,我走后千万不要骂,骂我还来,鸡笼是前村一户人家的,交给你们送还人家。”说完,说完把鸡笼扔上车去,转眼消失。刘四天明赶牛车到家,夫妇二人昏昏沉沉,瘫软得如喝醉酒一样,媳妇不久病逝,刘四从此精神不整,流落的不像人样。鬼也是看着这夫妇胆小气衰才演这场恶剧。胆小夫妇如此让鬼戏虐,伤身败家。


  再听另一个《鬼惭》的故事,有一司农曹竹虚的兄弟自钦州到杨州去,住朋友家书房,朋友说书房半夜闹鬼,不能住。曹执意要住,半夜中有怪物从门缝之中向内爬,簿的象纸一样。入室后,怪物漫漫展开,原来是一个漂亮的女子。曹兄注意着她,一点也不害怕亦不动声色,女子突然披头散发,吐出很长的舌头,成了一副吊死鬼的面貌。曹兄一点不怕,笑着说:“头发依然是头发,只是看上去乱了点,舌头依然是舌头,只是看上去长了点,装那么难看干啥,没啥可怕的。”女子忽然把自己的头颅摘下来放在书桌上。曹兄笑说:“有头都不怕,何况无头呢!”鬼魅伎俩用尽,悄然离去。曹兄安然睡去。返回时又住在这间房子里,半夜时,门缝又有怪物爬动。怪物刚现身,曹兄就怒而唾骂:“又是你这个扫兴的东西!”鬼魅一听,惭然退出。“虎不吃醉人”,因为醉人不知道害怕。通常人一害怕就会心惊肉跳,惊慌失措,神一散鬼魅就可以乘虚而入。不害怕就会镇定自若,全神贯注,心神专一,邪气就无从入侵。

  刘四遇鬼自乱阵脚,心怯神散,遭鬼邪害祸,曹兄遇鬼坦然正气,鬼惭自退。纪君写了那么多鬼,归结起来就是鬼自心出,畏则心乱,心乱则神涣,神涣则鬼乘之,心底阳光、充满阳气、正直阳刚,鬼是不会附体的害人的。在推行政务公开,阳光政府,晾晒权力清单的今天,纪晓岚的鬼言鬼语,隽思妙语,值得鉴怀。

  对于像我这样行走路上的俗人,一生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鬼,有挡道的鬼,也有爬门缝的鬼,幻化为各种形象逗戏、缠绕、恐吓、诱惑人们的意志,只要镇定自若,宁神定气,鬼自消退。最怕的是来自心里的内鬼,贪欲、怀疑、猜忌、妒恨、胆怯也灼伤着自我的心智,路遇的外鬼和来自内心的内鬼的结合,鬼才能显灵,附体害人。人啊,先要不断清洗自身的内鬼,遇上外鬼时才能正气宁神。

栏目导航